本文编写于 473 天前,最后修改于 80 天前,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。

感觉最近的样子越来越奇怪了,感觉什么事情都没兴趣没动力
虽说本来也是什么也不会,画画不会,乐器不会,游戏都都不会玩,样样不精通,一直以来都是混日子,可是混着混着,眨眼都快上班的人了,屁都不会,到公司能干什么,天天摸鱼?

情商曾经低的一批,一大批不堪回首的丢人往事,想起来都想抽自己耳光的那种神经病的表现,一辈子估计都难忘掉,自己给自己制造的阴影
从小到大的潜意识就是家里穷,扣门扣习惯了,除了在学校吃的话的多,基本也不舍得买什么东西,买之前无论多便宜的东西都得仔细考虑算计半天,买完还得好一阵自责
有性别认同障碍吧,还长的丑,骨架大,死肥宅,大大咧咧,一点也不精致,老辈眼里的丢人玩意儿
“老娘我真可爱”(呕

性格也特别烂,总感觉感受不到什么情绪波动,无时无刻不堵着一团火,看个笑话乐呵乐呵持续一秒,过去了又回来,做成什么事儿以前是“嗷嗷嗷终于成了!”,现在只剩下“噢,弄完了啊”,多数时候还正常,但是有时莫名其妙一团火上来,莫名其妙就暴怒,大概是真的有神经病吧
总之,状态一团糟,睡觉睡够了,也没事儿干,因为除了上班,没有什么是不花钱的,研究做饭,买食材都得算计,就算不花钱也没任何兴致,只要一次做坏了,带来的只有更深的自卑

唱的啥辣鸡玩意儿啊,画的啥辣鸡玩意儿啊,写的啥辣鸡玩意儿啊
以上基本就是糟糕的我的全部了,大概废人一个

画笔可以创造一个新世界,琴音可以流露心底的情感,照片可以记录生活中的美好瞬间。
而我,不会用画笔勾勒优美的线条,不会用钢琴弹出复杂的和旋,也不会用相机拍出美美的照片。
我只能用手中一支笔,记录下感情。
说到底,选择这种最原始的方式,是我的无能。

高中被欺凌的时候,我买了一本笔记本,开始瞎写,什么都写。
然而高三的时候,这些日记本和我的药却一起落到了我妈妈的手里,成了证据之一。
我的日记本,是写给我自己看的,每天的所想都在上面,是死了也要一起带走的秘密,是只属于我自己的。
从那以后我好像再也没写过什么,WordPress?不,那不算写作。

我要疯了,无处发泄,只能瞎想。
孤独到极致。
所以,无所谓了,想做的事情就要大胆做。
虽然被发现又将是非常麻烦的事情,但是我还是要做。